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2019-12-15 19:0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
 

珠峰,作为地球上最接近天空的山峰,它存在的意义,早已超过了8848米。

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
藏语中“珠峰”是女神峰的意思,无数人为了她献出了自己的生命

能够登顶自然之巅是无上的荣誉,这代表着人类挑战极限的勇敢与坚韧。登珠峰更是成为众多成功人士的精神追求,他们纷纷踏上这条朝圣之路。

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
2003年5月,52岁的王石成为中国登顶珠峰年龄最大的一位登山者

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
张朝阳也是这项极限运动的死忠粉

然而这座神秘巍峨的高山,不只成就了一个个奇迹,在它寒冷的角落里,还掩埋了一条条鲜活的生命。

自1953年新西兰登山者埃德蒙·希拉里爵士实现了人类第一次登顶珠峰起,至今已有5000人尝试攀爬珠峰,其中约2000人成功登顶,同时有300人葬身于风雪中。

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
为纪念希拉里的伟大成就,新西兰将他印在五元货币上

几十年下来,珠峰上曝尸遍野。

 

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
 

2017年最震惊登山界的消息,莫过于被称为“瑞士机器”的登山家乌里·史塔克于4月30日在攀登珠峰时坠落身亡的消息,这位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速攀选手也难逃殒命冰雪的命运。

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
此前的2012年,乌里曾无氧(不携带氧气管)成功登顶

遇难后,乌里的遗体很快被找到并带回,但并不是所有在珠峰失去生命的人都这样幸运。

1999年一只美国探险队找到了75年前葬身于此的探险家马洛里,由于珠峰上温度极低,遗体并未腐烂,却因水分流失而革化,变得比雪还白。在同一区域,搜寻队共发现了17具过去80年间攀登者的遗骸。

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
珠峰上最著名的遗体马洛里,当年他携带的柯达照相机已不知所踪,他是否登顶成为未解之谜

像马洛里一样长眠于冰缝角落也许是件幸运的事,相比之下,那些在登山必经之路上因过度疲惫与缺氧丧生的人,被过路者观摩,乃至当作路标。

1996年,印度登山者泽旺·帕勒哲,在登顶过程中与同伴走散,选择在路旁的洞穴休息,疲惫的他慢慢进入了梦乡,从此再未醒来。

 

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
泽旺·帕勒哲的证件照

每年雪量不足时,登山者们便会看到泽旺·帕勒哲,甚至从他穿着荧光绿色靴子的脚边跨过,他所在的这个挡风壁位于海拔8500米处,因此人们称这里为“绿靴子(Green Boots Cave)”,帕勒哲的遗体从此与珠峰相融,成为这里的地标。

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
绿靴子

这种情况持续到2004年,在其家属的强烈要求下,帕勒哲被登山队花了十几个小时的时间从严冰中铲出,推入山体裂缝,重新获得了死亡的安宁。

2007年,曾与另一具著名遗体“睡美人(Sleeping Beauty)”生前有过一面之缘的美国登山者伊恩·伍道尔,再次踏上了珠峰之行,将睡美人转移到遗体埋葬区并披上美国国旗是他此行的唯一目的。

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
法兰西丝的遗体

睡美人生前名为法兰西丝,是世界上首位无氧登顶的女性,然而在下撤过程中她与丈夫赛吉走散,疲惫不堪的她已经开始失温,正面临被冻死的危险。

在她弥留之际,路过的登山者伊恩发现了她,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只能默默陪伴她走过了人生最后一程。赛吉在返回寻找妻子的途中也不幸遇难。

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
夫妻情深的法兰西丝与赛吉

法兰西丝去世后的九年间,穿着紫色外套的尸体一直停留在山坡上,成为一道醒目的存在,也逐渐被人们当做珠峰的“风景线”,无声地诠释着所有登山者心中最大的恐惧。

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
睡美人就在登山的必经之路上躺了九年

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
 

随着媒体的不断曝光,珠峰登山者们逐渐陷入了舆论的漩涡,大众强烈谴责把死者当做地标并且任其曝尸荒野的行为,人们认为这违背了人道主义精神。

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
被抛弃的尸体

2017年两名登山者昏倒在海拔8600米的地方,尽管最终他们在几家登山公司联合帮助下获救,但在两人昏倒的几个小时里,多名登山者从他们身边经过,都没有停下来施救,这一事件在公众的视野里不断发酵。

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
从尼泊尔一侧的珠峰南坡登顶路线图,全程需要一周时间

在登珠峰的过程中,很多队伍发现自己的储备氧气瓶被偷,这在外界看来也是间接威胁他人生命的“犯罪行为”,人们开始怀疑人性是否该通过极限环境来考验。

美国著名登山家科莱考尔,在1996年的珠峰雪崩事件后,写下了《进入空气稀薄地带一书》,书中这样写道:“在海拔8000米以上,人们无法苛求道德的尺码。8000米不是道德的边界,而是能力的边界,人们选择见死不救,不是道德的缺失,更大的原因是能力的不足。而这种不足值得被理解并原谅。

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
《进入空气稀薄地带》被攀登珠峰者奉为圣经

在8000米以上的高海拔地带,气候环境极其恶劣,空气含氧量只有平地的四分之一,加上陡峭的悬崖、变化莫测的气候,被称为“死亡地带”,这里是死亡最高发的地方。任何变故都能决定生死,先保住自己的生命成为大多数人的唯一选择。

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
历年珠峰遇难者高度位置,8000米以上是名副其实的死亡地带

在珠峰的极限环境里,想让尸体逃离冰雪魂归故土,必须由专业的团队冒着巨大的风险进行,而这些服务往往价格不菲。

2017年5月,应死者家属雇佣,一只由夏尔巴人组成的队伍冒着生命危险,从山上移下三具印度登山者尸体,这场高风险“移尸”共花费9万美元。

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
直升飞机是最大的花销

并不是所以家庭都能担负起这笔费用,家属们在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放弃,将死者留在雪山女神的怀抱,将苦痛与愧疚留给自己。

“如果没有任何人在乎你、依赖你,如果你没有朋友,如果你愿意把手枪放进嘴里扣动扳机,这时候攀登珠峰是个好主意”,病理学家韦瑟斯在经历过一次山难后这样说。

 

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
 

攀登珠峰这项死亡率如此高的运动,到底值不值得,这是人们一直以来的疑问。

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
著名的希拉里台阶,稍不留神就会跌入万丈深渊

当被问到为什么要爬珠峰,许多攀登者们会说:“因为山就在那里,”这句被奉为登山者信仰的名言,出自伟大的探险家马洛里之口。

1924年,一只由1001只箱子与上百位搬运工组成的,长达4千米的探险队伍从印度一路来到西藏珠穆朗玛峰脚下,38岁的马洛里与22岁的欧文就在其中。

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
后排左一为欧文,左二为马洛里

在进行了几天高海拔适应性训练后,1924年6月8日,一切准备就绪,马洛里与欧文背着笨重的氧气瓶与简单的绒布衣服,离开了营地,开启了这次伟大的旅程。

“他们两个攀爬的越来越高,几乎达到了顶峰,他们已经征服了8656米,他们距离令人振奋的顶峰还有182米,这比人类之前达到的更接近上帝。”队友在望远镜看着马洛里与欧文不断前行。

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
1924年随行摄影师拍摄了马洛里失踪的整个过程,制成了纪录片《珠峰史诗》

然而悲剧还是发生了,在距离顶峰还剩很短的距离时,两人消失在茫茫白雪中,人们再也没有见过他们,而“马欧”是否登顶,成了永远也无人知晓的谜。

人们为纪念马洛里与欧文,用碎石搭成了衣冠冢,如今它还伫立在珠峰营地,向过路者诠释着人类探索未知的大无畏精神,而“马洛里”也成为信仰的代名词。

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
马洛里纪念碑

当一个人决定挑战珠峰时,他要付出的代价包括:至少40万元的费用,无法预知的死亡阴影以及来自家人朋友的压力,然而这些依旧无法阻挡他们前行的脚步。

90年前,当记者追问马洛里为什么执着于登珠峰,他给了答案:“因为山就在那里。”

也许登珠峰并不需要什么理由,既然山在那里,我就去爬。

人生也一样。

珠峰坟场,尸体成为路标

勇敢的登山者们

要是你曾活过,像他们那样在大自然的心房中生活和死亡过。那么你还能奢望得到一处比白雪皑皑铸就的坟墓更好的长眠之所吗?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woyagertoken.com 版权所有